珀鸟

高兴为主其他都辅

雷安/黄玫瑰、海水和耳钉

青春疼痛文学


1.

 

雷狮其实还是比较讨厌海水,因为海面总是有腥味,船运行时杂音很大,他在考虑要不要换一艘船。

 

钱是很够的。比赛原地解散后好心男士丹尼尔给倒霉玩家全都发送抚恤金,活着就能拿。

 

雷狮对钱一向是很没有概念的,他小时候真以为鸡蛋没有蛋壳。

 

2.

 

雷狮一人兼做许多工作,要检查是否漏水、看雷达和监控,偶尔还要掌舵一下。虽然船是按照既定路线在走,但雷狮从来都是两眼一闭设置目的地,他在船舱里睡觉时从不在意自己漂泊到哪。

 

雷狮心想:做海盗没杀过人,就好像做厨师不会尝咸淡。他下决心要杀几个人,然而一路一个行人都没有,没谁撞到雷狮蓄势待发的枪口上。他不太高兴了,在甲板上躺着,感觉到咸湿的水流淌过耳畔。


雷狮伸出手摸一摸自己的耳钉,然后他大为震惊,翻身坐起来,用手持续地抚摸耳垂。


雷狮呆住了,雷狮很少有这样不知所措的时刻。


一辆渔船远远地出现在他雷达范围内,两船的速度都不快,雷狮知道不会相撞。

 

他辗转反侧起来,说实话心里很不舒服,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挠他的脑干一样。按理来说他应该下船去抢劫,然而今天他心情不佳,没有抢劫的热血沸腾。

 

警报越来越响,雷狮爬起来、仍然一头雾水。

 

他在摇摇晃晃的甲板上行走,一路下楼梯,走回驾驶室。

 

3.

 

雷狮偶尔会盯着领来的钱沉默三分钟,脑袋放空。

 

他不缺钱,只是留作纪念,他的生活作风就是去游戏厅也要捎点奖品回来。钱袋对他来讲似乎太沉了,简直像两个人的奖品。比赛对他来讲真是精神病院之旅,比完之后大脑缺了一块一样,总是在深更半夜听到什么对他说话的声音。

 

是个年轻男人在说话,只有声音没有脸。

 

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更严重了。”男人说。

 

“死了也无所谓。”

 

“我不会死。因为……”

 

雷狮半梦半醒,在黑夜伸手不见五指、水腥味更加厚重而且恐怖的大海中倾听这段对话。对话永远只有半截,他在天花板上就要看到记忆里非常模糊的影像了,此时突然什么都停止。海浪拍击在船身上单薄而且使人胸闷气短的响声代替此人的说话声,雷狮把眼睛闭上又睁开,希望能继续听。可是确实到此结束,戛然而止,雷狮再怎样闭眼睁眼也不起作用。

 

海浪声如钟声一样。雷狮心想。

 

感觉需要灯塔,不过大海实在太黑,他没有途经过灯塔。海上有灯塔吗?

 

4.

 

雷狮是宇宙海盗,现在自降身份成为海洋海盗,杀人抢劫还是要做。在此之前他决定先吃饭,他钻进厨房里。生菜一类很容易就吃完了,冰箱里存放的全是肉食、水果和营养剂。雷狮从冰柜当中掏出一个西红柿,开始看书。

 

他实在是没有闲心再品读名著,每个月会有人定期往他的船上投递一份简报,哪一个星系又开始打仗了,哪一个星系生物防治太过头,搞出物种入侵架势。哪一个星系面包滞销,现在大家开始把多余的面包一起投进水塘,星球臭不可闻。

 

雷狮往后翻了几页,突然觉得什么东西被他漏过,大脑里灵光一现。雷狮再翻一遍:打仗、生物防治、面包滞销……

 

雷狮念出来:“面包滞销?”

 

 

5.

 

雷狮飘荡几个月,终于上岸,走在陆地上已经很难适应平衡。海浪好像还在影响他,随时准备使他一头撞在地上。

 

夜晚他睡在旅馆,床还在晃动。

 

雷狮需要带上陆地的行李并不多,这个星球无需查看身份证,只要长相不太古怪就行。雷狮身上一股被浸透了的水腥味,有鱼在布料间游动。雷狮自己闻不到,只是觉得地面上的空气清醒过头又实在干燥,干得他鼻炎都要犯了。

 

陆地总是比海上要好很多,陆地上有卖花的花店,百花齐放!旁边有一块牌匾,写道:情人节到了,快为女友/男友买鲜花!

 

雷狮站在店前,问老板:有没有黄玫瑰卖?

 

老板很惊讶,同他说:今天没人买黄玫瑰。

 

雷狮回答:都不要紧,我买来插在家里观赏的。

 

8.

 

夜晚,雷狮躺回床上,仔细端详黄玫瑰。他把玫瑰根茎握在手里转动,两眼开始放空了。

 

黄玫瑰、黄玫瑰……

 

他实在是属于灵机一动、冲动使然才买下,实在记不得了。当夜他沉沉入睡,黄玫瑰就放在脸旁边,辐射出一股比海腥味更难闻的芬芳。感觉像是爱情!爱情通常都这么美好。

 

雷狮在梦中坐起来,玫瑰花居然也拿到手上了。他又站直身体。简直如在云端,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雾气,他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,脚下好像覆盖一层水的玻璃镜面一样。比赛过后其实他自己也都知道缺失了什么东西的。

 

他得要回来,死老妈的主办方。

 

9.

 

雷狮的身体穿过许多雾气,雾气也穿过他。

 

在雾的尽头,他看到有人蹲在地上,正在修剪玫瑰花枝条。

 

雷狮认为自己会得一个黄色色盲,此人身边的玫瑰花亮闪到快要放射光芒了,把他的身体照射到几乎透明。雷狮睁大眼睛,他认出这是谁,他也知道这几个月几乎每晚都会清晰地在梦里见到这张脸,他醒来后梦如流水一样地流走了,安迷修就像顺着水流的枯枝败叶。

 

安迷修转过头,上下看了他一眼,又把头转回去,继续修玫瑰。雷狮的手握紧玫瑰花,然后徐徐地松开了,黄玫瑰落在他脚边。

 

雷狮盯着安迷修的背影,感觉挺高兴,但他一向不会表现出来,因此他一言不发。

 

10.

 

雷狮对黄玫瑰很有执念,在海上就想要讨来一束黄玫瑰,不过没有。航海生活不太需要脆弱的鲜花。后来他旅行不少地方,都不是季节,玫瑰没有。或者说红橙青蓝紫,就差黄色,运气总是这样糟糕的。

 

雷狮站在修剪玫瑰花的安迷修身后,安迷修同他说:我希望这里也有黄玫瑰。

 

雷狮没搞懂他什么意思,后面才明白原来是他自己正在记忆重现。但当时安迷修不很从容,诅咒已经使他呼吸都很困难,半张脸爬满黑色纹路。这一天天气也蛮好,万里无云,没有下雨,空气中充斥着烤焦过后的泥土的臭味。安迷修坐在树旁,和雷狮扯淡。

 

雷狮知道他活不久了,他在帮助安迷修压制诅咒,电流能烧掉一小部分诅咒。雷狮自己是认为安迷修死了也不是大事,少一个竞争对手。但他确实在帮助安迷修,他即将改名雷正义。

 

可能也有原因是他们睡过了,总不能白睡,雷狮这一点道德感还是有。无论如何他都正在目睹安迷修的死亡,彼时比赛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,安迷修年轻的身体和精神都在走向腐坏。他终于开口请求雷狮帮忙清除他,避免到时失去理智、濒临死亡、开始在人群中乱杀。

 

雷狮坐在他旁边,拿手捻地上一根草捻得很起劲,好像根本没听到安迷修在说什么。

 

“你不要装聋,雷狮。”安迷修靠在树上,后面觉得体力不行,于是坐到地上:“不然我到时候死了,做鬼第一个来找……”

 

“你还真有可能变成鬼,我倒要看看能成什么样子。”雷狮打断他。

 

安迷修不再说话,他沉默很久,又喊雷狮的大名。雷狮站起来,打算离开,他的脚步没有减缓一点,但安迷修知道他也在听。

 

“我希望这里有黄玫瑰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

11.

 

雷狮站在修剪玫瑰的安迷修背后。

 

他想询问你是谁,然而实在说不出口,声带打结一样。梦里他说不出一句话,也不觉得悲伤。他走到安迷修身边,他没有回忆起更多。

 

12.

 

雷狮从床上坐起来,一晚上睡眠质量挺不错,一个坏梦也没做,但似乎也没做好梦。雷狮又有点要打喷嚏的感觉,鼻炎总是很痛苦。

 

枕头边上黄玫瑰已经被抽干水分,就快要枯萎掉,雷狮盯着它看了一会,才想起是一时冲动买回家观赏用的。


他摸一摸玫瑰花瓣,感觉似乎完成什么相当重要的约定,从此如释重负。但记忆实在模模糊糊,摸不着头脑,再次水流一样流淌而走。


雷狮不再看玫瑰花了。


13.


这一年情人节,安迷修曾经赠送给他一双耳钉,但雷狮搞丢了一只。

 

 

 

 

end.

*比赛后死亡人员记忆被一键删除设定

给倩老师 对不起(遗憾退场)

评论(11)

热度(576)

  1.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