珀鸟

高兴为主其他都辅

雷安/穿越之我在老婆的小说里做女主

上一棒@土豆焖牛肉 

关键词 1.在雨中拉肖邦 2.安迷修走进菜园 3.你是世界赠予我的恩赐 

安迷修生日快乐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 

雷狮在看电视,安迷修在洗澡。一块肥皂顺着他的手心滑脱到地上,没有被安迷修注意。

 

水声如此美妙,盖不住电视声。

 

雷狮又在看滴血验亲片段,安迷修已经听到能把甄嬛的台词背下来。

 

“此人居心之毒可以想见……”

 

安迷修吹头时风声终于更胜一筹,把甄嬛痛哭流涕的声音压下去了,雷狮很不爽,觉得他吵。他的辱骂声也没被安迷修听见,安迷修拿毛巾擦一擦脸侧的水,出浴室时一脚踩到肥皂上,他眼前一阵天旋地转。

 

“啊!”

 

安迷修短促地叫了一声,脑袋沉重地和洗手台对碰,顿时两眼一黑。雷狮听到巨响从沙发上弹起来,要看一看他怎样摔倒在地,被安迷修踩飞出来的肥皂刚好滑到雷狮脚下。雷狮精准地踩到肥皂上,雷狮还来不及喊一声妈的,也同他一样两眼一黑,两人头破血流地叠在马桶盖上。

 

 

 

2.

 

雷狮醒来时已是正午,阳光明媚美丽,照射在他的眼皮正中央。

 

雷狮摔到头脑嗡嗡直响,现在还余音绕梁。他从床上爬起来,心说我他妈的怎么会在床上。

 

四周十分华丽,显然正在一位公主的卧房,雷狮的视线扫过精美的化妆台、扫过粉嫩的壁画、扫过雕花的香水罐。雷狮的身体比大脑先一步意识到自己刚刚穿越,马上把手伸进被窝,一番摸索后放下心来:硬件还在,太好了。

 

安迷修失踪,雷狮翻身下床。他的小说阅读经验之谈:穿越不仅可能穿进言情片,也有可能穿到恐怖片,那现在他应该是长着一张女鬼的脸。雷狮凑到镜子面前,意外发现自己毫无变化,脸还是那张脸,并不因为穿越而得到一个小姐的身体,他在房间里快速翻找抽屉和衣柜。如果这是恐怖片,那尸体已经被他抓出来再分过一遍。可惜他一无所获,只是香水味熏得他脑袋疼。

 

十二点钟声响起,卧室门被敲响。

 

雷狮的第一反应是谁上门来送死,随后他觉得这不对,应该先撬开嘴巴得到信息。

 

门外的人以为他是羞答答不敢开门,喊道:小姐,我就在这里,你听我倾诉爱意就好了。

 

雷狮:我决定还是杀。

 

 

 

3.

 

安迷修处在一个尴尬的局面,这局面由他一手造成。他望着漆黑的大牢铁栏,平生从没有这样强烈的想抽自己两巴掌的愿望。

 

安迷修二十五岁,在中学里当语文老师,心态平和、为人正直,他的中二期学生也会为他的温柔折服,私下里他们讨论安迷修是否从小到大都是完美学生,殊不知安迷修在十四岁时也有过一段作家梦。他白天认真听课,晚上奋笔疾书,在作业本上写下两万字巨作,名叫《公主与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》。

 

此时十四岁的安迷修情窦初开,暗恋竹马雷狮已经两个月,文采飞扬的安迷修决心为自己的爱情作出贡献。彼时雷狮虽然讨厌,但已经学会在打过篮球后朝安迷修要水,只差在安迷修背上贴一个“我姓雷”字条。然而安迷修偶像剧储备太稀疏,不懂得他属于一种孔雀开屏,多次互殴后认为自己的暗恋终将无望,只好用文字发泄浪漫。

 

《公主与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》这一部史诗巨作拥有永恒的魅力,时隔多年仍然会使安迷修想一头撞死。

 

主线剧情: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爱上公主,公主被别的男人求婚,他因为想要带着公主私奔而被关押进大牢,公主彼时已经爱上骑士,于是在一个夜晚悄悄溜出来与他相见。但追兵已经到来,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为了爱人勇敢地挥起重剑,最终带着公主杀出重围,一起去往美好的明天。

 

安迷修手无寸铁地坐在大牢里,试图和每一个路过的守卫搭话,谁也不理他。因为《公主与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》中明确写道:

 

“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犯下了勾引公主的大罪,守卫们谁也不搭理他,骑士真是太可怜了呀!”

 

 

4.

 

 

雷狮拽着这位华服男性的头发往后扯,问道:“我最后问一遍,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绿色眼睛的……”

 

“布伦达公主,您还对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念念不忘吗?我真是不知道,他有什么好!虽然他帅气又强大,正义感爆棚,是家喻户晓的大英雄,考试经常拿全年级前三名,即便如此,你也不能爱上他!”

 

雷狮没有让他说完,一拳把他揍晕过去。男人昏迷时还有一个吐魂特效,看上去非常五毛钱。

 

此男出口的台词很不精美,写他台词的人想必不怎么做语言描写训练。

 

雷狮停顿一会,乐了:“这傻逼。”

 

他一觉醒来,原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,直到把敲门的男人外套里的纸条看过一遍。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惊叹当中,他基本能确认自己穿越穿到哪里去。

 

纸条徐徐展开,安迷修十四岁时的好学生字体端正地写道:

 

“在下的爱人,布伦达公主,不要感到悲伤。在下,也就是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,终有一天,会把你从那禁锢的高塔当中解救!”

 

原剧情中布伦达公主看到这一段话后泪流满面,发誓绝不屈服。他美丽的黑色头发散发出柔弱而让人想要守护的光,这光随着空气也传播到了狱中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心中,他仰着头忍住眼泪,发誓:我绝对要带你走,我的布伦达公主!

 

你是世界,赠予我的恩赐!

 

 

 

5.

 

雷狮目前和亲姐合作经营黑社会工作,主要任务是帮忙揍人与数钱,暂住安迷修家中吃软饭。软饭吃得太香甜,实在舍不得回家,雷伊登门拜访后也有点舍不得回家,但被雷狮赶走。分别时雷老二破口大骂三分钟,被雷老三无情地关上了门。

 

赶往地牢的路上,雷狮认为:可能那时就被怨恨的雷伊诅咒。

 

一片菜田挡住他的去路,菜田里还有回忆幻影,好像雷狮已死,正在走马灯。他看到安迷修闲庭信步走进菜园,背风站了一会,他的耳边响起一阵嗡嗡的风声,风声夹杂音乐,安迷修的回眸如此悲伤纯情,就像拍电影。

 

交往初期,安迷修一次被他灌得太醉,说过自己曾在十四岁时写下浪漫美文抒发感情,对他倾诉衷肠,把剧情大概和盘托出。雷狮很想一睹其风采。然而时过境迁,美文早已丢失,安迷修自己都找不到在哪。

 

雷狮感到非常可惜,彼时他是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有能够亲身经历的一天。

 

原文中布伦达公主又痛哭一次,此时菜园突降倾盆大雨,雷狮的手上莫名其妙多出一把小提琴。

 

雷狮百思不得其解,而且被淋得浑身湿透,心情颇为烦躁。走马灯安迷修突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追兵踩水的脚步声,伴随喊叫:

 

“啊!布伦达公主被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蛊惑了,大家快把他抓住——”

 

雷狮的额发还在滴水,暴雨使他脸色阴沉。雷狮不知道小提琴有什么用,他并不会操作这种乐器。

 

原文中写道:布伦达公主在暴雨中面对追兵,他悲伤地奏乐,琴声倾诉布伦达公主与噩梦骑士的痴恋,感动追来的士兵。他们全都流下眼泪,放布伦达公主离开菜园。

 

 

 

6.

 

身为本书作者,安迷修的金手指全都点在脑袋里。他环顾四周,没有守卫注意到他,于是把手从铁栏缝隙中伸出去,想要摸一摸地面。

 

他印象中自己曾在《公主与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》里掺过一个地面上有钥匙的情节,公主就是凭借这把钥匙解救出骑士。

 

然而钥匙他确实看到了,不过离得太远,安迷修屡次伸手去够全都失败。他腰酸背痛,多次尝试未果后只好放弃。他绝望地抓住栏杆大力摇晃,喊道:“不如让我直接摔死,这里是地狱吗?”

 

谁想到轰隆一声巨响,他把门摇下来了。

 

安迷修两手抓着铁栏门,与路过守卫面面相觑。守卫突然热泪盈眶,对他单膝下跪道:“神之……”

 

“请你不要这么喊我!”安迷修打断他。

 

守卫马上住口。

 

但是还挺爽,说实话。安迷修思索一番,讲:“算了,你喊吧。”

 

“…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,你终于逃离了,公主已经在等你,现在,去找寻你的幸福!”守卫一把摘下面罩,露出菲利斯•尼克瑞斯的脸。

 

噩梦一般的场面,安迷修心脏骤停。

 

他的大学导师兼养父菲利斯在得知他和雷狮滚到一张床后勃然大怒,这几天菲利斯收养的另一位倒霉蛋赞德兄三天挨骂一回。吃饭时也挨骂,左脚先踏进家门也要挨骂,上厕所超过五分钟也挨骂。

 

赞德带翻了汤碗,手忙脚乱拿纸巾擦,菲利斯暴怒:“你这样成什么样子!”

 

他瞥一眼安迷修,继续羞辱赞德:“我看你差不多可以去和那个谁拜把子了。”

 

“哪个谁啊。”


赞德把纸巾丢进垃圾桶,菲利斯却没有回答他。菲利斯吸一口汤,把汤碗放下,仍在指桑骂槐:“以后你想谈恋爱了,也只有脑子不正常的才会和你这样的人搞对象!”

 

安迷修把头从饭碗里抬起来,张开嘴想辩驳两句,骂雷狮可以但骂他不行,菲利斯立刻说:“怎样,你觉得我说得不对,那你就从家里搬出去。”

 

安迷修把脸埋回饭碗里。

 

赞德莫名其妙,晚上吃完饭同安迷修讨论是否菲利斯进入更年期,安迷修沉默了。

 

“可能是因为我谈对象了。”安迷修说。


赞德答应了一声,显然没当回事。

 

“你都是大学生了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他干嘛这样。”赞德继续整理自己的床:“而且,关我屁事。”

 

安迷修补充道:“和雷狮。”

 

“噢。”

 

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

赞德动作猛地僵住,不可思议地回过头,手上抓着一只米妮玩偶。赞德是米妮梦男。

 

“你他妈刚刚说什么,和谁?”

 

 

 

7.

 

递给他重剑的守卫掀开面具露出赞德的脸时,安迷修已经拥有心里抵抗能力,他把抓了五分钟的铁栏门放在地上,手上漆黑一片。

 

不知为何铁栏也会掉色啊?

 

赞德与菲利斯感动地站在他面前,菲利斯对他说:“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,布伦达公主马上就到!”

 

赞德在一旁补充:“骑士,我们都很崇敬你!”

 

“但是想要破除万难去往公主身边,骑士,你还需要一颗勇敢的心。”菲利斯挥舞长剑。

 

赞德在一旁补充:“说得没错。”

 

原文中有明确段落记载这一幅场景:两位守卫其实是噩梦骑士的追随者,在公主到达前交给尚在牢狱当中的噩梦骑士一把重剑,随后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会手持重剑、怀抱公主、杀出重围。

 

…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他弄出来,非得等他徒手卸下铁门再闪亮登场呢?


安迷修给出答案:要二十五岁的安他和十四岁的自己讲文学、讲逻辑道理,那肯定是说不通顺的。

 

赞德守卫留下重剑后,随着菲利斯守卫一前一后地走掉。安迷修转过头,把视线凝固在重剑上。安迷修未曾想到自己青少年时期中二梦想也有被拖出来实现的一天,他深吸一口冷空气,四下无人,安迷修胸中泛滥出万丈豪情,威风地握住剑柄。——但是没有拿起来!


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,重剑有些太重,安迷修恼火地把手从剑柄上移开。写得真不好,他心想。当时应该加一个“重剑对于噩梦骑士来说轻如毫毛”。他好歹也是男主角,虽然是一脚踩飞肥皂穿越到小说世界的倒霉男主角。


雷狮也穿过来了。痴迷骑士角色扮演过久的安迷修终于想起另一位倒霉男嘉宾。安迷修思索道:布伦达公主也就是雷狮,毫无疑问进入女主角角色。那么接下来的剧情就是……

 

牢狱大门口一声巨响,好像重物砸在脑门上那样的声音,而且这重物连砸了七八个脑门。安迷修还没把重剑提起来,看到提着一把破损的小提琴的雷狮气势汹汹地钻进牢房,裂开的共鸣箱沾满尘土、雨水和血液,雷狮看上去心情非常糟糕,刘海湿答答黏在脸上,浑身都给大雨浇透。

 

他环顾四周,看到了还在同重剑作斗争的安迷修。

 

牢狱内一时间沉默了。

 

“我在提…这个重剑。”安迷修讲,“马上带你出去,布伦、布伦达公主。”

 

精神高度尴尬与紧张之下,安迷修迅速进入角色,比起被雷狮嘲笑小说内容,更担心被他嘲笑拿不起来剑。


布伦达公主至今没有入戏。布伦达公主提着破损的小提琴朝他走过来,气场十分阴沉,可惜未能看到门口滑溜溜的金属钥匙。

 

悲剧梅开二度,雷狮一脚踩在金属钥匙上,两眼一黑,手中小提琴共鸣箱脱手而出、朝安迷修疾速飞行,安迷修只来得及看到一片巨大的阴影。雷狮被钥匙击败,脑袋撞在一旁的石栏上,他两眼一黑。共鸣箱的旅途同时到达终点,安迷修马上给砸倒在地上。

 

再次陷入昏迷前,他想:有时候人倒霉起来也真是没个下限的。

 

 

 

8.

 

浴室灯光很晃眼,安迷修缓慢转醒,人还趴在马桶盖上。他脑袋撞到了,现在耳边嗡嗡鸣叫。他拿手抓住洗手台边缘,想要把自己撑起来。

 

安迷修尴尬万分,不知道怎么和雷狮解释,雷狮会拿噩梦骑士嘲笑他一直到他死。安迷修的手扶在马桶盖上。


虽然很爽!


他想:有哪个男的有机会做一把噩梦骑士啊?


时至今日,安迷修已经二十五岁,但如果你给他铠甲勇士的腰带让他尝试下变身,欺骗他真的有铠甲附体,他可能还是会上当受骗。


手上手感不对。安迷修努力把两眼聚焦聚焦,要看清手上扶着的是什么东西,触感冷冰冰。一番努力后视线终于清楚,使得安迷修看见马桶盖上镶嵌的一排亮闪闪大钻。钻把他眼睛都要刺伤了,每一颗都能抠下来求婚。


安迷修:……


安迷修:要不还是让我穿回噩梦骑士的世界,比较喜欢做骑士。




9.

 

雷狮在此时面无表情地躺着。


他在五百米乘五百米大床上醒来,仰头看着华丽天花板,世界名画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就挂在上面,周边还是镶一圈钻。土得雷狮要从三米高的床上跳楼。

 

雷狮花了三秒钟就意识到这是哪里,遂放弃探索,只希望一闭眼回去了,不要折磨他的心灵。

 

此场景出自雷狮十三岁时大作《霸道雷少俏土鳖》,与《公主和神之吻•恢宏•噩梦骑士》同一年写就,饱含年仅十三的雷狮的真情实感。本文时隔多年仍然有神奇魔力,永远浪漫,永远会让雷狮想要一头撞死。

 

雷狮沉默半晌,说:“……今天什么日子啊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.

评论(44)

热度(1322)

  1. 共7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